蛋番茄

Walking dead

发现自从飞狗出黑皮兰之后大家的变态指数原子弹爆炸一般增长…真的,怎么会有性张力如此强的CP,大早上给我看出鼻血(…

作品不等于人品是早就烂熟于心的句子但遇上了还是会又遗憾又烦躁,过再久也是。

我…的…妈…

悖悖论:

有钱人:钱不重要!

好看的人:外表不重要!

就只有我人不人鬼不鬼的😭

震怒之日54321遍+康复礼赞12345遍
什么创伤过不去

学业是一个黑洞,亲缘是一个黑洞,社交是一个黑洞,虚拟现实、电视剧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黑洞,他们死死咬住我身体的部分令我动弹不得。一张张嘴的开开合合不过是升腾出一团又一团的黑雾,他们密密环绕着我,令我跌入无望的深渊。

实名制为爱花钱hsjdjdisskdj

STAR影法师:

安东尼奥·萨列里x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web再录本STILL IN LOVE WITH YOU,太急了,本子排版非常随便,B5全彩64P+(暂)RMB40,除了一篇黄色废料全都发了,SAMPLE请直接翻我的po,有部分作画修正,虽然是全彩本不过大部分是黑白漫画。和立牌一起今晚8点开预定,20号晚12点截止 

预定地址 收藏请看手机版新品一栏

评论里看到有人说mw是一种精神力量blablabla…吓得我抖了三抖

【梅罗】Everybody finds love, In the end.

Arrrrrrrrrr

Final:

#梅林视角


#BGM:At the End We Find Peace




过去我曾以为,那个男人与我是同类。

这并不是在说种族,我当然知道这世上没有第二个梦魔与人类的混血。但过去我曾闯入过他的梦,在久远的古以色列,那时他还是褐肤白发的王,掬起红海的水浇灌我,教我役使这天赋异禀的眼睛。那笑容温和,模仿得足够好,但与人有差,我一看便知。因为我也是如此,这是一种无限接近于人,却不属于人类的表情。
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魔术王有神赐的大智慧,梦却并比别人更无趣,我猜想或我的梦亦如是,人的心才会做出美味的梦。但后来上古的王受肉成人,那梦也不再空泛,起初苦得无法下口,而后却甘甜柔韧。

高塔之上的生活不过普通的一日与千百万遍重复,人间事也未见新鲜,他早说过,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但他如今成了人类,却桩桩件件都与我过去所见的人不同,有趣至极。
好在现代科技发展很快,我不仅可以看见,更可以借着这堪比魔术般神奇的网络掩护,与他交谈。尽管到现在他已经十分像是个普通的人类宅男,但我仍觉得他骨子里还是我唯一的同类。
某日梅莉的主页bgm随机起了时下热门的歌曲,女孩子的声音显得格外伤感,这该是个饱餐一顿的机会,于是我问他,用你的母语,这句歌词要怎么翻译?
悲伤是苦的,但分量很足,像是正餐里的主食。爱是醇厚的甜,犹如热巧克力。希望却不同,像是蛋糕上的奶油,轻飘飘的,口感蓬松,充满了空气所以可以浮在一切情绪之上。罗马尼不同于所罗门,情绪丰富得很,但我总疑心,假的情绪就像吞下一口空气,什么味道也没有,他会请我饱餐一顿空气吗?

过了一会,我看见网页上,他用希伯来文回复我,每个人在最后都会找到爱。甜蜜轻盈,却只有货真价实的一小口——餐后甜点也嫌太少,这样也好,剩下的今晚在他梦里讨回。
对话框里打好的话被一字一字删掉,只有老人才充满悲伤,看不见希望,梅莉是个少女,是宅男们的希望。
虽然我并不悲伤。

我仍旧看着他,但我心里明白,即使是像我这样一路看过人间,都不会怀有那种被粉饰为希望的幻想,该如何,就如何,世事总是如此,更毋论看透未来的所罗门王。他早已与所罗门王不同了,早就不再是我的同类。
他是名为罗马尼·阿基曼的人类。

我看过他很多种样子,譬如趴在键盘上睡着的时候和凯茜帕鲁格在阿瓦隆睡得肚皮朝天的时候差不多,毫无防备,就算被拎起来丢出去都不会醒,譬如在甜点面前的样子好像阿尔托莉雅小时候训练完开饭时候的表情,譬如——譬如前往时间神殿时的表情,像极了当年远征前的阿尔托莉雅。
就算我不能理解人类的情绪,我也不喜欢悲剧,皆大欢喜的结局才是最好的,罗马尼,你当然明白。
我知道你也没有办法。

我后来徒步走过雪山,来到了迦勒底。从池子里顶着彩圈爬出来的时候还带着凛冽的冷气,可藤丸登时就扑向我哭了起来,只是因为我提了一句冠位魔术师。啊、啊,我可不喜欢女孩子的眼泪,罗马尼,这全是你闯的祸。
但我还是会帮你收拾的,就像被藤丸拖去清理你的遗物。没有感情在此时被视为一种便利,但你的电脑上藏在窗口后面梅莉的主页竟然也让我有些感慨。
熟悉的bgm响了起来,我又想起,那时候我对那句话的翻译,其实与你截然不同。

每个人都会察觉到爱,但为时已晚。